2014年05月21日

消费贸易拖累 首季经济料成长4.1%。

  消费贸易拖累首季经济料成长4.1% 疲弱的国內消费市场和放缓的贸易及投资活动,预计將把大马2016年首季的经济成长率拉低至近年最低水平。国家银行將在本週五,公佈2016年首季经济成长。根据《路透社》进行的调查,经济学家对大马2016年首3个月的年度经济增长率预测中间值是4.1%,比去年10月到12月的数值,4.5%还要低。如果星期五出炉的年度经济增长率真如专家们所料,2016年1月到3月將是近3年以来,经济成长第1次低於4.3%的季度。根据匯丰银行的一份文告,大马经济增长放缓,相信是因为出口月按月持续下滑,同时下滑幅度比入口还大的结果。该银行称,「国內消费需求量也很可能已经开始放缓,零售指標依然疲弱,投资增长率相信也出现较缓慢的增长。」大马3月份的出口按年增长仅为0.2%,上个月的增长率是6.7%。令吉在2015年经歷轮番打击,包括全球原油价格崩溃、中国的贸易需求量放缓,还有一马发展有限公司的金融丑闻。不过,令吉在进入2016年后已稍微復甦。在今年第一季,市场对谁將接替洁蒂成为国行总裁感到担忧,但这个忧虑在4月27日政府宣布洁蒂的副手、国行內部资深人士莫哈末依布拉欣成为新总裁后烟消云散。莫哈末依布拉欣本週五也將会是第一次以国家银行总裁的身份,主持国行的经济成长记者会。1MDB问题在2016年持续发酵,4月时该公司一笔价值17亿5000万美元的债券违约,对令吉造成负面衝击。令吉在今年第2季以来兑美元贬低大约3.1%,是表现最差的亚洲货幣。不过,总的来说,令吉依然是进入2016年以来表现最好的区域货幣,在1月至3月间兑美元匯率升值10%。令吉强势反弹的原因在于外资回流、原油价格回升、稳健的经济体系以及国行的货幣宽鬆政策。不过,这波资金回流市场的趋势预计將被大马消费者对生活费高涨的忧虑冲淡。自6%的消费税在2015年4月开始实行以来,大马的市场消费逐步萎缩。丰隆投行经济学家徐克宇指出,「净出口可继续支撑经济表现,不过整体上,我们预计经济增长会稍微放缓,因为受到內需减少的拖累。」在1月,大马政府把全年经济增长率的预测从4.0%到5.0%,下修为4.0%至4.5%,而2015年的大马经济成长为5%。